【微小说】皎皎秋月(赵文新)

摘要:“今天的月亮好亮啊!是不是又到十五了?”她一手拿着煤铲,一手拿着撮子,想去东厢房山墙根底下收点乱沫子熰炕。一拐弯,猛然发现东边的月亮是那么亮,不禁自言自语。

【微小说】皎皎秋月

文/文化信使 赵文新(辽宁yabet19.net)

  “今天的月亮好亮啊!是不是又到十五了?”她一手拿着煤铲,一手拿着撮子,想去东厢房山墙根底下收点乱沫子熰炕。一拐弯,猛然发现东边的月亮是那么亮,不禁自言自语。

  她刚吃过晚饭,收拾好餐具,又洗洗落满尘土的头,然后坐在炕上。忙一天了,她腰酸背痛,想坐在热乎乎的炕上好好享受一下。可是,由于这两天气温下降,天特别冷,中午忙着干活,她没下山,也没做饭。晚饭很简单,也没烧多少火。一天不在家,屋是冷的,炕是凉的。只靠做晚饭烧的那点柴禾,还不能赶走炕洞里的冷空气。她坐在炕上,把脚伸进被子底下,仅有的一点点温度,还不够暖和,她想要的是热乎乎的炕头。

  今天,丈夫又没回来,她一个人在食用菌基地,白天带领工人摘了一整天木耳。一整天也没见着太阳,棚里又潮又湿,她已经把过冬的衣服都穿上了。白天虽然没觉得冻得慌,可到晚上就不一样了。这是山里,房子建在高处,说是房子,其实是以前看果园的窝铺改造的,门窗缝隙很大,到处都能听到呼呼的风声。她一个人在屋子里,炕又不热,觉得非常冷清。窗外,呼呼的北风刮个不停,这是在和秋告别吗?

  是啊,一转眼,她在这里度过了三个季节,随着秋天的结束,她在这里的生活也将拉上帷幕。昨天早晨,起床后发现院子里的那几棵白菜,冻得呲牙咧嘴,不禁打了一个寒战,自言自语道:“寒露不算冷,霜降变了天!真灵啊!这霜降刚过,早晨就有了霜冻!”她弯下腰,用手摸摸冻得硬邦邦的白菜叶子,忽然转身快步向基地走去。她想到了棚里的木耳,是不是也如这白菜一样,她要马上知道结果。

  她钻进棚里,不去看温度计,直接用手摸摸木耳,果然不出她所料,靠近风口处的木耳也是硬邦邦的,再看温度计,显示零下二度,中间还好一点,但也结冰了。她的心仿佛也一下子被冻住了。“这批秋耳刚刚摘了两茬,正在采摘第三茬,就来冻了,又要造成损失了!”

  看着冻得发黑的木耳,她的记忆又回到了阴雨连绵的夏天。那时,正是木耳采摘的旺季,却赶上连绵阴雨,没晒出来,两棚木耳,三千来斤,眼睁睁地看着烂掉了!她的心好疼好疼!她咬咬牙挺了过来。天不再那么热,整个秋天都没下雨。她又进了一批菌包,开始秋耳的栽培,可是,还是晚了一点,还没有到采摘的旺季,秋天却要远去了,冬天是跑步到来的,让她措手不及。

  她一个人坐在冰冷的炕上,听着窗外怒吼的北风,裹紧衣服,披上被子,还是冷。于是,她下地去烧炕,发现天已经晴了,月亮出来了,但却不是圆月,这月光,让她又一次回想起当年创业时的艰辛……

  “再见了,秋天!再见了,父老乡亲们!我不会忘记我们共同奋斗的那些日日夜夜,明年我还会来这里,一定带领你们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!”

  (本文原载于江山文学网,经作者授权编发,编发时略有改动。)

小链接
  赵文新,今日yabet19.net网文化信使,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yabet19.net市作家协会会员,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,当代微篇小说作家协会会员。多篇作品在《国际日报》等国内外报刊发表。有作品收录在作家作品精选或年选。多次组织、参与网络文学作品大赛,其中小说、诗歌、散文均有作品获奖。

[编辑 雅贤]

好名声网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首页